relocation household

 

transcript

 

儿子:妈,妈,我刚才到居委会去领那个最低生活保障啊,正好碰到前面那个阿森,领他的新媳妇去转户口,哎那个居委会那个王老太讲:不转了,不转了,户口冻结了,明年拆迁啦。哈哈哈….。

 

儿媳:真的啊,终于拆到我们了,哎呀真是的,现在这个江州啊,已经拆得七零八落的,我听说前一批拆迁的时候啊,一个,一家人家是五十平米,换了一百来万呢。这样算起来一平米就有两万,我觉得还是合算的呀!

 

儿子:你个猪头啊你,合算!

 

儿媳:怎么啦?

 

儿子:我看你这个脑子啊,拿去糊纸墙倒是省浆糊了。一个平米两万,我们一间房间十个平米,算下来顶多二十万,二十万在江州现在有个屁用啊,你还高兴得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