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 Town-Mobike 4

 

transcript

 

嘉宾:媒体上的创始人会说一些和钱没关系的事儿,谈谈理想,谈谈情怀,但是恐怕利益驱动我相信也是有的。

 

 

嘉宾:优步(Uber)当时他只是一个城市总经理,而且还是一个优步中国的城市总经理,这个,你作为一个联合创始人,更大地能够主宰自己未来二十年的财富命运,这个和打工是完全不一样的。

 

 

王晓峰:魏老师的这个话题是说,所谓的梦想,理想,情怀,初心,初衷。。。什么这些词,我们还真挺认的。对这这个镜头也好,这个私下你们过来讲也好,我其实也不怕得罪人。

 

 

王晓峰:我能不能做一个上门送咖啡的公司?我可以做,但是我只能帮助上海的两千个办公室的白领,有个好心情。但我们在做摩拜的时候,我们希望说能够让上海的两百万人,能够跟我们一起过来去减少这个交通拥堵。

 

 

王晓峰:那我肯定会选择,不是去帮两千个上海小姑娘喝咖啡更便利,而是帮两百万这个上海人或者北京人,交通出行更便利。你说我有情怀?还是初心?我也不管有没有这个情怀跟初心,我也不管这叫不叫情怀或者初心或者初衷还是理想,我就想这么干。

 

 

王晓峰:其实这个逻辑特别简单。我们拿北京为例,就什么时候北京的交通最好?单双号限号的时候。十里长安街就是五千米,乘个四十米宽,就是这么大的面积,你放上一辆汽车就占十个平方嘛,但你不停地往上过来放车,放车,放到最后这个道路堵了。

 

 

王晓峰:我们在想说,我能不能够通过企业的这个行为,去让一些人从开四轮汽车,变成去骑这个两轮自行车,这个道路面积的节省马上就是九个平方米。

 

王晓峰:你说我赚不赚钱,我当然希望赚钱,但我希望这个钱我赚得我心安理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