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ate with Luyu – Cui Yongyuan 4

 

transcript

 

鲁豫:可是你看很奇怪,反正我每次见你,我觉得你都是快乐的。我觉得你是比我快乐的,比我要轻松,比我要逗的。但是理智又告诉我他晚上睡觉睡不好,他是有点抑郁的。那哪个是最真实的那个你呢?

崔永元:有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据说是意大利的,说有一个人去找心理医生看病,他很难受,这个心理医生就说:“你应该每天去看看城门口的那个小丑,他特别快乐,而这个人说我就是那个小丑。

崔永元:实际上抑郁症病人,就是这个样子,他白天面对社会面对亲友没有问题,你看不出他有问题,他只不过内心在受着煎熬。

崔永元:比如说我在发病的时候,您可以来跟我对话,只不过我可能有点儿,情绪有点儿不太好。但是我在跟你对话的时候,我的双手就像个泉水似的往外在流汗。全身都会湿透。这个心里面非常凉。那种身体的那种感觉是非常不舒服的。那个大家体会不到。

鲁豫:就是电视带来的压力?

崔永元:跟电视也没关系,它这个是一个有遗传性质的这么一个病。跟自己长的这结构,从小的生活环境都有很大的关系。

崔永元:抑郁症病人在中国差不多能占到百分之十五,但是百分之十五里干电视的,可能连百分之零点一都不到,所以它的诱因非常简单。当你是个炸药包的时候,浑身都是导火索,什么都可以让它爆炸。

崔永元:病人为什么叫什么什么症,抑郁症,焦虑症,是它会没有任何原因的就出现这样的情况。可能只是一个季节变化,或者换了一个地方,忽然就会出现这样的感觉。

崔永元:这个我觉得疾病是一个问题吧,没有疾病,我估计我也够呛能承受,因为我觉得可能我的标准太高了。

鲁豫:你的标准是什么呢?

崔永元:我总想做各种各样的尝试,我不希望就是说,别人做过的我照着重复一遍,我觉得那个没有意思。

崔永元:我每次出国考察,或者我看书看报,发现一个新东西,我就会到我的那个团队或者跟我的领导说:我有一个新想法想把它实现。有些我觉得很好,但是不被采纳,你就会觉得特别沮丧。

鲁豫:在工作当中你是一个好相处的人吗?

崔永元:很难相处,就是脾气特别暴,特苛刻。你看刚才我陪着你参观,我看到那个海报有缝,我当时就不舒服。

崔永元:就是说我们一起吃饭,我们一起打乒乓球和我们一起工作这是两件事。我们工作就应该是这样的标准,所以我们才在一起打乒乓球和吃饭。否则我们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呢?如果我们一起做事儿都做不好,我们在一起有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