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irst half of my life 2

 

transcript

 

唐晶:从现在开始,丽浮的项目你找别人跟着你干,我不干了!从今以后,所有你接手的项目我都不干了。

 

唐晶:我辛辛苦苦熬了那么多个通宵得出来的结论,我出去打个电话回来就被你这样随手改了。还百分之七个点,你真敢说出口,你让人家怎么能信任我们可以得到这么高的提升?

贺函: 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呢?人家要我们来是干什么的?就是要得出一个高于百分之三的结论他们好去公司申请资源和费用投入。

贺函:你现在给了人家一个百分之二,让人家怎么做?如果公司投不出钱来,我们接下来的工作也就无从谈起了。

唐晶:我是一个咨询顾问。我这么多年刻苦努力地学习实践,就是希望用各种方法计算出一个客观公正的数据结论。

贺函:准确讲,你应该以你多年所学的各种方法计算出一个人家想要得数据结论。数据是死的,拿数据怎么排列组合导出结论,这是活的。

贺函: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嘛。我们要时刻心系客户,体验他们的悲观和快乐情绪,并且与他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唐晶:你大可以继续你的歪理邪说,也大可以走你的捷径。你是你,我是我。我不认可,也不会追随。

贺函:唐晶!丽浮也好,其他公司也罢,我们不是天使,我们不是来拯救众生的,我们唯一应该感兴趣的就是他们的钱包。用最少的时间,赚最多的钱,这就是高效啊!至于事实真相,那是警察的工作。走了!